茄子更懂你怎么安装

“接招。”黑衣人脚步一停,手腕轻轻一翻,一把漆黑如墨的大刀出现在其右手中,刀柄处一颗狰狞鬼首做鬼吞状,此刀正是宁天齐的本命兵器—鬼刀裂天。

漆黑的灵力如墨汁点入清水中从刀身上向四外溢出,散发的灵力浓度已经实质化。

下一刻,一只长着一双巨大鹰翅的恶鬼虚影出现在黑衣人的身后,恶鬼虚影怒目圆睁,獠牙外露,五爪如勾。背后一对巨大的黑亮羽翼缓缓展开,威临天下。

黑衣人伸出单指朝着前方一点,口中轻吐:“鬼风九重天!”,话音未落,只见黑衣人手中的鬼头大刀没入眼前虚空不见,紧接着凭空幻出一只利爪如刃,黑羽如墨的绿目鬼鹰。

鬼鹰周身无数黑色风刃飞速旋转,如一把把旋转的利刃将周围虚空割裂的嘶嘶作响。随着一声嘹亮鹰鸣,鬼鹰以雷霆万钧之势袭向展云飞一侧。

巨大的威压使得周围的虚空都在颤抖,发出低沉的隆隆声响。鬼鹰瞬间就侵入了展云飞的冰蓝色魂域。

刺耳的“噼啪”声接连作响。片刻后,蓝色魂域从边缘开始出现细微的的裂纹。

再看此时的展云飞,整个人的灵压已经发挥到了极限,怒发冲冠,一身洁白儒袍猎猎而舞。

一个手持震天锤的三目冰晶巨人虚影出现在展云飞背后,冰晶巨人虚影虽然有些虚幻,但其神威仍有睥睨天下之势。

看到展云飞身后的三目冰晶巨人,黑衣人目光一凛。

魂域原本就是利用魂力引来异界神力来重新定义领域内的法则之力,为己所用。异界神力有很多种,例如异界界神、异界真灵、异界器灵等。其中,引动异界界神之力是所有魂技中最高阶的一种。

宁天齐引来的鹰鬼就是幽冥界的界神之一风鬼王的投影。刚刚展云飞引来的竟然是玄冰界的界神之一,三目冰将。

放飞白衣女孩的心愿

只有引动异界界神之力的魂技才能显示界神虚影。

只见展云飞手中长剑滴溜溜一转,剑尖朝着地面一点,瞬间没入地面不见,随即溅起一圈圈蓝色涟漪。

紧接着,涟漪中心轰隆隆作响,涌出淘天冰浪,冰浪翻滚间升起一只巨大冰龙的龙首,龙睛处蓝芒闪烁。

“魂技-冰海龙华!”

展云飞双手剑指合一,冲着前方一点。五爪冰龙一声龙吟惊九霄,王霸之气外露。其周身散发的冰寒之气似乎要将虚空冻结。

鬼鹰和冰龙碰撞在一起,状如两头搏斗中的公牛,互不相让。

巨大灵压的撞击,发出的强光犹如点燃一颗小太阳,照的整个空间通明无比,紧接着轰隆隆的爆裂之声振聋发聩。站在黑衣人身后不远处的红海棠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肆虐的灵压都被黑衣人部挡在了身前。

仅仅几个呼吸后,冰龙就渐渐式微。

展云飞浑身已是大汗淋漓,但目光却一如既往的坚定,没有半丝慌张。

就在冰龙消失殆尽时,黑衣蒙面人单手一背,鬼鹰化作虚影凭空消失。对魂技攻击收放如此自如,可见此黑衣人实力之恐怖。

展云飞一口血箭喷出,约束头发的银锦逍遥巾已不见踪影,一缕散落的长发掠过脸颊,少了一份儒雅,多了一份不羁。唯一不变的是坚毅的眼神和挺直脊梁下的一股浩然正气。

其冰分身也露出原形,一脸颓势,双目暗淡无光,随即化作虚影没入展云飞体内休眠去了。

“后生可畏,羽道门有你这种青年才俊,真是后继有人。”黑衣人赞许的说道。

“多谢前辈手下留情。”展云飞强忍元神受创剧痛,回答道。

“海棠,我们走吧。”说完,黑衣蒙面人就要带着红海棠离去。

“前辈可是天鬼宗风鬼堂堂主宁天齐。在下羽道门弟子展云飞,今日有幸得到前辈赐教,来日定再向前辈讨教。”展云飞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黑衣人刚才使用的魂技-鬼风九重天,深深的出卖了他。此人正是天鬼宗第一战堂堂主宁天齐。

宁天齐年轻的时候,就已经威名远播。现在身为天鬼宗第一战堂“风鬼堂”的堂主,是中元大陆无数修真者中的翘楚之一。

这一战,展云飞虽然有些挫败感,但这次有机会和顶尖高手过招,也受益颇多,自己对元魂境的理解从这一战后更加清晰几分。

“好个年轻人,有志气!等你的修为真正进入元魂境的时候,再来找我挑战吧。”黑衣人说完,单手摘下鬼脸面具。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呈现在眼前。目光深邃锐利,两道鹰眉英气逼人。

展云飞轻咳了两声,单手不自觉的捂住自己的胸口。

这时,红海棠信步走到展云飞身前,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玉瓶递到展云飞面前。

“呆子,拿去!这是我师尊让我给你的独门疗伤灵药,对你的伤有好处。”说着,左手一下托起展云飞的右手掌,将手中的小药瓶一把塞入展云飞的掌中。

再看红海棠,嘴唇微翘,一朵红云悄悄的浮现在其脸颊上。

四目相对,展云飞尴尬的一笑。此时的展云飞,心中像是倒了五味瓶,刚才自己还追着红海棠打杀,现在红海棠给自己送药,真是世事无常。

不待展云飞说话,红海棠已转身走回宁天齐的身边。宁天齐的修为,早已达到耳目通玄的境界,两个年轻人刚才的举动已悉数知晓。

宁天齐扭头向着身旁的红海棠说道:“小丫头,师傅什么时候让你去送药了。”说完,哈哈大笑。

“师傅,你取笑人家。”红海棠撒娇的说道。

……

师徒二人转身跃上飞鹰法器乘风而去。

展云飞目送二人远去。展开右手掌心,现出红海棠所赐小玉瓶,倒出两粒红色丹丸。丹丸入口,原地打坐调息。半个时辰后,体内所受风创之痛竟然减轻半许。

展云飞站起身来,望了望红海棠二人离去的方向。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玉瓶,将其紧紧握在掌心。

《平湖乐轻香海棠》“长空中一抹白云,风语拂长鬓。一缕轻香使人俊,驻足寻。青山里一枝棠韵。清风引路,花飘一瓣,是玉女红唇。”

展云飞长叹一口气,没想到自己这次任务又是失败告终。

“红海棠!”低语喃喃,哑然苦笑,然后唤出一只羽毛飞舟,飘然离去。

……

天鬼宗风鬼堂大殿。

一袭黑衣的宁天齐端坐在大堂之上。

红海棠肃立堂下,恭敬的说道:“多谢师尊出手相助,这次师尊交给我取回密函的任务没有完成,还请师尊责罚。”说完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
红海棠原本是宁天齐一位挚友的后人,挚友夫妇因为在上一次北域和南域修士的大战中不幸双双陨落。临终前将其女儿红海棠托付给宁天齐照顾,宁天齐不但收了红海棠作徒弟,还让其做了义女。红海棠不仅天赋出众,而且乖张不羁的性格颇和年轻时候的宁天齐有几分相似,宁天齐对红海棠视如己出。

“海棠,起身说话吧。”宁天齐没有责怪,反而微微一笑,继续说道:“我派你去羽道门外的坊市等的接头之人等到了吗?”

“我按师尊的吩咐前去羽道门最近的“紫霞山”坊市中的“宝钗坊”等候接头之人,可到了预定的接头时间,却未见接头之人。”

“你在“宝钗坊”买什么东西了吗?”宁天齐问道。

“刚巧有一个黑衣女子要向“宝钗坊”出售一件“深海紫玉玉簪”,由于“宝钗坊”出价很低,那女子不满意“宝钗坊”的出价,遂问一旁的我是否有兴趣购买。我见价格合理,样子也颇为喜欢就买了下来。这不,就戴在我的头上。”红海棠说道。

“把它取下来给我瞧瞧。”

红海棠摘下头上的一只紫色玉簪,双手递给宁天齐。这玉簪为深海紫玉材质,做工精致小巧,一端还装饰着几颗一般大小的白珍珠。

宁天齐接过玉簪放在左手掌心,端详了一下。然后右手掐诀,单指一点,只见其中一个珍珠突然一闪,一行小字凭空出现,一个呼吸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说罢,将玉簪还给了红海棠。

红海棠又惊又喜。原来那个蒙面女子就是接头之人,此玉簪竟然是一件信件法器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徒儿一头雾水。”

宁天齐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“紫霞山”坊市在羽道门的势力范围之中,你难免会被羽道门之人盯上。若你被抓住搜魂,就前功尽弃了。不但安排在羽道门内的重要线人会暴露身份,你也会受到羽道门的重罚。所以,我告诉你的接头人是假的,这个卖你玉簪的人才是真的。”

宁天齐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前几日,为师派去的由屠三里带队的一行人执行任务,屠三里本人至今未归,想必任务已经失败。为了万无一失,所以为师亲自去将你迎回,才在半路上遇到你和羽道门那小辈斗法。为师对你这次任务的表现十分满意,你先退下去休息去吧。”

“师尊高明,一切皆运筹帷幄之中,弟子谨记师尊教诲。”说完,红海棠一施礼退了下去。

不多时,堂下有弟子来报。

“堂主大人,有个新进的叫做徐阳的弟子前来求见,说是屠三里托付他将一物品要亲自转交给大人。”堂下弟子说道。

听到屠三里的名字,宁天齐眼前一亮。“速速召来见我。”

不一刻,徐阳来到了风鬼堂大殿之上。将银色追魂罗盘和屠三里亲手写在玉简上的一封秘信给了宁天齐。

宁天齐看完了屠三里写的信。然后又取过罗盘查看。单指一弹,“波”的一声,一股暗劲注入罗盘。罗盘一阵颤抖,一道灵光射出,一幅幅画面呈现在罗盘之上。待画面散去,罗盘变的暗淡无光。

宁天齐看过后,与从红海棠之处所得信息相核对,进一步肯定了飘云峰下的异空间中有仙品级的法宝。而从得到的信息知晓,不久后仙宝就可能现世。

此次任务完美完成,宁天齐心情大喜。特命人奖励了徐阳二十块上品灵石。

一块中品灵石相当于一百块下品灵石,一块上品灵石相当于一百块中品灵石。二十块上品灵石就是二十万下品灵石。徐阳平日看护灵草园,每个月才三千下品灵石的奖励。这些灵石放在修真家族的子弟身上也是不小的数目了。

徐阳完成了屠三里的嘱托,一颗心终于落了地。又得了这许多灵石,满意的回到了木灵院。

之后,宁天齐马上动身,去天鬼宗总堂禀报情况了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