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瓶破解软件

姚泽一口气飞了上万里,这才停在了虚空中,左右打量了半响,左手一翻,一个黑色的四角软帽就出现在手中,随即朝头上一戴,他的身形就凭空消失不见。

下一刻,他收敛起周身气息,方向一转,竟再次朝西门方向飞去。

距离越近,那些喊杀声愈发不绝于耳,原本伫立在城墙上的那些巨物都看的一清二楚,一个个竟似塔柱一般,擎天而立,外观看起来呈圆形,每一个都超出百丈高,表面凸凹不平,刻满了无数符文,玄奥隐晦,通体闪烁着道道异彩,十分的显眼。

而每一个塔柱四周都站着八位修士,想来激发这巨大的魔械时,需要八位修士出手安置元晶,其威力可想而知了。

姚泽默立在虚空,片刻后朝上飞去,一直到前方呼啸的罡风近在眼前,他才停下身形,脸上露出无法抑制的兴奋。

目光在四周打量了一番,这才探出左手,掌心中早已握着一面青色小旗,微一展开,中间有朵醒目的白色莲花,正是久未动用的青莲幡!

当初在魔界下境时,使用此宝也算得心应手,可来到仙界之后,面对的修士都在仙人以上,青莲幡的威力就相形见绌了。

不过作为上古奇宝,里面更有江牝作为器魂,只要能够吸收的强大魂魄足够多,其威力肯定可以水涨船高!

此时他压抑住心中的兴奋,右手食指探出,指尖微一划动,呼吸间一个诡异的符文就飘落在小幡之上,随着符文越来越多,青莲幡慢慢变得虚幻起来。

终于,他手势一收,同时左手朝上一抛,空中一阵轻微波动,肉眼无法看见分毫,青莲幡就已经彻底地展开,呼吸间就变成了百丈大小。

就在此时,心底突兀地响起江牝激动的嚎叫声,“本圣兽终于有新花样了……”

这些年来,这货一直在青莲幡中生活的极为滋润,除了吞噬不尽的魂魄外,还可以操练九支大军,正是称王一方,得意洋洋,不过久久没有被主人唤出,它也郁闷不已,时间一长再多的花样也被其玩腻了。

花束的陪衬

此刻青莲幡距离那些恐怖罡风不足丈许,应该不会有谁冒然跑到这里,何况姚泽又在上面打下众多隐匿符文,只要不被某位运气爆棚的修士或者妖兽一头扎进来,应该不会有人察觉到。

做完这些,他并没有急于离开,而是静立片刻,很快无数道肉眼难辨的虚幻影子就朝着这边徐徐飞来,大多数是各类妖兽模样,一个个张牙舞爪地,似乳燕投林般,径直冲进了青莲幡中。

虚空中隐约传来江牝得意的狂笑声,姚泽也满意地悄然离开。

这些虚影生前实力大都在化神左右,比之前所收集的魂魄不知道要强大多少,事成之后,青莲幡的威力又让人无比期待了。

……

寒水城的中心是一片无尽的大海,而大海的中间有座数千里方圆的巨岛,此岛上伫立着一座威名赫赫的山峰,净陀山!

此处正是寒水城最高的统治者阆帅的所在,姚泽来到岛屿上时,就被眼前所见吸引住了。

岛上山峦起伏,葱葱郁郁,而那道险峰直插云霄,想来那里就是净陀山了。

和其它地方不同的是,此岛上并没有那些庞大巨楼,甚至连成队的修士都难以看到,显然此处并没有兵营,有的只是庞大坊市,竟覆盖了整个岛屿,来往的修士络绎不绝,一个个兴高采烈的,根本看不出外围城墙正遭受妖兽攻击的恐惧慌乱。

姚泽站在街道上,很快就想通其间关节,整个寒水城都是受阆帅节制,完全没必要再建立自己的势力,而净陀山上下,更无一个生灵敢靠近的。

这街道连同两侧建筑全都是青色条石砌成,显得整齐气派,低空中众多修士往来频繁,一番兴旺气象。

望着那座似乎独立世外的高山,姚泽暗自叹了口气,自己有青帅支持,夺下这浪邪岛的兵权,不知道阆帅那里如何想,虽说是兵营之中,只认令牌,可像自己这般直接夺权的,应该是头一遭吧……

很快他就摇摇头,把这些烦扰都抛开,神识扫过,眼前一亮,就腾空而起,朝着某个目标径直飞去。

眼前的一片建筑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同,一个个都在六七层之上,而这些高大建筑的门前,来往进出的修士要比其余地方要多了不少,显得热闹异常。

“仙农阁!”

其中一座巨楼门匾上书写着三个金色大字,姚泽在门前望了片刻,就抬脚朝门内行去。

此时他并没有隐匿修为,而进出这里的修士却诡异的稀少之极,和一旁的几座高楼形成鲜明对比,不过远远地有人看到他走进巨楼中,无不面色大变,目中甚至还露出羡慕神情。

能够进出仙农阁的,无一不是副统领以上的身份!

巨楼一层看起来不小,此时却空无一人,甚至连个招呼的小厮都没有,四周随意摆放着几张桌椅,怎么看都像是休闲聚会的所在。

姚泽摸了摸鼻子,在此地转了一圈,正嘀咕着自己是不是进错地方了,神情却是一动,抬头朝门口望去,一位白袍中年人正大步走了进来。

来人面相威严,双目如电,却有着仙人后期的修为,一对耳朵远大常人,此时扫过姚泽一眼,微微露出诧异之色,不过也只是眉头一挑,径直朝前行去。

姚泽不动声色地远远望着,只见此人来到墙壁之前才收住脚步,右手一扬,似乎在墙上一抹,一道红光突兀地闪烁下,把此人身形全部包裹起来,下一刻,此人竟凭空不见了踪迹。

“难道这里有机关?”

姚泽心中大奇,连忙靠近了察看,果然在墙上发现了一个圆形孔洞,他沉吟片刻,右手袍袖一抖,手中就多出了一枚黑色圆牌,正是代表着身份象征的令牌。

他把令牌朝着孔洞中一放,大小果然刚好,可想象中的光芒却没有出现,略一踌躇,真元流转,黑光蓦地出现,一道黑色光幕把他的身形完全笼罩,下一刻,他只觉得眼前一花,就出现在另一个空间中,耳边还传来一道惊讶的轻“咦”声。

姚泽不动声色地收起令牌,抬头望去,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大厅,四周墙壁镶嵌着几张白玉屏幕,而那位白袍中年人正瞪大眼睛,惊奇地望过来。

和一层一样,这里也摆放着一些玉制桌椅,不过此时已经有两位修士坐在那里,正低声交谈着什么,而一旁还站立着几位侍女打扮的貌美女子。

姚泽冲着白袍中年人微微点头示意,就准备向几位侍女打听些什么,那中年人却眉头一皱地道:“道友有些面生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声音不高,却威严之极,一下子就把正在交谈的二人注意力吸引过来,其中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模样修士惊讶地说道:“是你?”

姚泽不明白这位白袍中年人是什么意思,而那位满脸惊讶的少年修士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,似乎对方认识自己般,惹人瞩目的是头顶中间有截寸许长的银色小角,而一旁的另一位却是位身材高大的皂袍壮汉,面色枣红,一对暴眼似电芒一般,此时也是疑惑地望过来,不过两人都有着仙人后期的修为无疑。

“这位道友请了,这里不是仙农阁?”姚泽面色淡然,冲着白袍中年人略一拱手,神态不卑不亢的。

白袍中年人并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转头望向了少年修士,“符道友,你认识此人?”

“呵呵,灵兄可能一直闭关苦修,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们寒水城出了位风云人物,这位姚泽姚道友以化神修为,硬接了浪邪岛的黑刁一击,丝毫无恙,当时符某还损失了不少……现在姚道友竟晋级仙人,想来这些天又有奇遇。”少年修士目中异彩闪动,边说边站了起来。

“哦,这样……可此处乃统领、副统领身份的修士才可以进入,即便你可以硬接黑刁一式,怎么有资格前来仙农阁?”白袍中年人威严地沉声道。

四周的几位貌美侍女都不敢多言,而那位皂袍大汉也有些疑惑地走了过来,“不错,没有统领、副统领的身份令牌,你又如何进来的?不要说老黑那家伙把身份令牌都输给你了,哈哈……”

此人声音粗犷,笑起来似乎要把这片空间都震塌了,几位侍女如遭雷击,纷纷俏脸苍白,连连后退。

“老雷,你这笑声和真的打雷似的,不要把这些美人都吓坏了……”

少年修士笑吟吟地说着,同样望向姚泽的目光中毫不掩饰的惊奇,不过就在此时,一道火光蓦地一闪,此人右手疾探而出,一把就把火光抓在了手中,竟是一件寸许长的血色小剑。

如此动静,自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姚泽眉头一动,知道这小剑正是传讯符咒,只要距离不是百万里以上,都可以传递讯息,比普通的传音符咒要高阶不少。

下一刻,掌中小剑就无风自燃起来,少年修士眉头紧皱,似乎在查阅信息,只是接下来,他竟面色大变地惊呼出声,同时目光朝姚泽望过来,震惊之色根本无法掩饰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